您的位置 首页 以太坊行情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编者按:要说去年技术圈最火的词是什么,很多人也许会想到“元宇宙”(metaverse)。当然,这场火要归功于Facebook(Meta)。但是,这个词不是Meta发明的,Meta也不是最早的入局者。最早的入局者之一来自阿根廷,在Meta掀起的元宇宙热带动下,过去一年,这个虚拟世界的用户数增长了 3300%,市值一度达到了 120 亿美元的峰值。它有可能被证明是 Meta 放眼长远的野心最有力的挑战者。本文就来探究Decentraland这个元宇宙的先行者。文章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五部分刊出,此为第三、四、五部分。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产品:奇异旅程

Decentraland到底是什么?一个世界?一门协议?还是一种代币?或者DAO?

答案是“都是”。 Decentraland是所有这些东西,而且不止这些。我们就来看看它的不同要素。

世界

我要介绍一下Sutherland。络腮胡,莫西干头,戴护目镜,穿着黄色小短裤。他就是我在Decentraland的化身。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Sutherland

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我用 Sutherland 这个化身畅游了Decentraland 的世界。我们掉进了“创世纪广场”(Genesis Plaza)的喷泉,逛到了Vegas City的赌场,遇上了一场骄傲游行(Pride Parade),为了换取宝石,还去开采坠落的小行星,我们还去了马厩,目瞪口呆地看着螺旋状的房子,到画廊欣赏艺术品,还试着骑上一条龙。我们大概飞了几米远,直到撞上一堵墙。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

我还到空地和空无一人的街区走了一下。大概在周二中午的时候,到了Frankie's Tavern,一个虚拟的潜水酒吧,独自一人看了一段音乐视频。在听说了District X 之后(Decentraland 的红灯区)后,我开始去找,但一无所获,不过妓院显然存在。我希望能采访到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最现代的成员。(虚拟世界的妓院该如何运作?大家买的是什么?会不会涉及到 VR?钱好挣吗?)。虽然我的搜寻失败了,但还是偶然发现了“Waifu HQ”,一个令人困惑的女性动漫纪念馆,里面有一位衣着暴露的人在跳霹雳舞。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

这趟旅游好玩吗?有点吧,虽然在Decentraland上面消磨时间感觉比好玩本身更有趣。虽然在这个世界呆了几个小时,但我并没有找到能抓住我几分钟注意力的游戏或活动。没有令人上瘾的多巴胺漩涡,我没法违心地说好玩。

我怀疑,如果我是一个狂热或者出色的赌徒的话,我的感觉会不一样。不管我去到哪里, Decentraland 的赌场几乎总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Decentral Games 经营着很多的赌场。据报道,这家初创企业从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等投资者那里融资了 500 万美元,并作为一个DAO来运营。Chateau Satoshi、The Aquarium、Bored Ape Yacht Club都是它的赌场,他们还有一个江轮赌场。

其结果是,我在Decentraland的体验跟拉斯维加斯类似,即便算不上真正的快乐之旅,作为一此人类学研究也很有趣。

把时间耗在Decentraland上面也可能令人沮丧。如果没有新的 M1 Macbook或游戏装备,任何人可能都很难启动这个世界。即便是那些拥有强大处理能力的人,也可以需要等待几分钟才能开始,而且在此过程中还会遇到图形卡顿以及各种bug。

Decentraland正在解决这个问题。 Ferreira 告诉我,团队希望推出桌面客户端来提高性能,从而可以开发出新体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预期Decentraland可实现跨设备跨不同客户端运行。

外部各方也在努力改善Decentraland 的性能。我拿到了一个他们测试版的访问权限,从中可以看出他们希望从根本上改善跨虚拟世界的流媒体性能问题。

除了使用Decentraland所需的大量处理外,最大的问题似乎是土地的相对闲置。虽然已经有很多东西可以看了,但有待开发的土地要多得多。很多地主似乎满足于不在上面建东西地块也能升值。我去找Andrew Steinwold,问专注元宇宙的基金 Sfermion 的这位管理合伙人,他认为Decentraland最大的弱点是什么,他回答说:

缺少内容。学习怎么在Decentraland里面建立结构的门槛很高,因为得了解 3D 建模。他们是有一个拖放式的生成器,但功能非常有限。

部分公司正在尝试填补这一空白。在发现Decentraland 的大部分地图都是空地之后,Ed Radion决定创办 Squiggly School。这所“元宇宙学院”正在制作课程,帮助创作者学习如何在这个新世界里面造东西。值得注意的是,Squiggly School 关注的虚拟平台不止一个,但更偏好The Sandbox。按照Radion的说法,这个更新的世界工具更简单、更直观:

我们把宝都押在The Sandbox上了。他们的无代码游戏引擎和设计工具很容易上手,这意味着他们的生态体系的有趣体验会多于Decentraland…… 在吸引未拥有土地的人方面Decentraland遇到了困难,因为他们的体验必须用工业级的工具(Blender、Unity)构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怎么做到,也没有时间去学习怎么做。

Decentraland需要想办法让地主参与进来,让创作变得更简单,从而充分发挥的潜力。

平台

虽然用户与Decentraland交互的主要方式是这个虚拟世界,但它确实也有一个更传统的 2D 平台。这包括活动目录、前面提到的交易市场,以及Steinwold提到的开发工具

看看那些活动,我大概可以感受一下除了我的随便逛逛以外大家都是怎么用Decentraland的。那里不仅有音乐会、赠品和游戏,还有喜剧表演、慈善活动和企业展示。作为消费电子展(CES) 的一部分,三星在上面新开了一家名为“837X”的商店,这是他们“在元宇宙的官方发布”。作为这种体验的一部分,这家手机制造商还找了个DJ来主持,并且提供 NFT 赠品。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

自 2018 年推出以来, Decentraland的交易市场已经扩展到可以交易服饰(wearable)和名字(name)。只需一点MANA,你就可以买件新夹克、一个龙头(dragon head)、一对翅膀或任何数量的其他道具。这些都是由其他创作者制作的,在Decentraland上面做生意似乎行得通。

你还可以为自己的化身购买官方名称;有些相当大的字似乎正在待售。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

要想创建新场景,用户必须去到生成器。用户可以在上面上传藏品、注册唯一名称或设计场景。我发现这个生成器很有趣,而且也很容易上手,虽然我做出来的东西毫无创造性或品味可言。 (沙地、水池、门口。 出租车? 仙人掌!)我要是有块土地的话,我肯定会玩得开心一些,起码放上去的东西不至于那么糟糕。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

慢慢地,虚拟房地产的开发可能会被看作跟真正的房地产开发类似——你自己也可以做,但除非你是专家,否则最好聘请专业人士。像Renovi这样的平台正是秉持这一理念入市的。 这个NFT 交易市场旨在成为购买人造场景的目的地。在被问及该领域的机会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Adonis Zachariades说:

很快,你的数字空间就会站上中心舞台,并将成为这个元宇宙的下一个大热门。如果你的虚拟空间是由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建筑师设计的会怎样呢?或者Fosters的呢?更重要的是,如果大家都可以过来看的话会怎样呢?如果你的虚拟建筑也可以货币化的话又该如何?… … 我们相信,这会是元宇宙/NFT的下一个前沿。

慢慢地, 在Decentraland 的空地上,也许会有各种令人惊叹的专业创作拔地而起。那些想自己开发土地的人,也可以访问直接为拖放式生成器提供支持的SDK。用这个,你可以有更大的控制权。

协议

Decentraland的“世界”靠它的协议提供支持。关于这个项目的建构,最好的描述仍然来自于原先的那份白皮书。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摘自Decentraland的白皮书

如上图所示,协议共分为三层。

  1. 共识层(Consensus)。地块,或项目所谓的“LAND”,是有着“唯一(x, y) 坐标、一位所有者以及对内容描述文件的引用”的NFT(非同质化代币)。内容文件的内容含对用户希望“服务”的场景的引用。
  2. 土地内容层(Land content layer)。一个去中心化的存储系统,负责分发住在这个虚拟世界里面的内容。内容包括文本、音频、视觉信息和更复杂的东西,如动画。
  3. 实时层(Real-time Layer)。协议通过 P2P 连接创建该虚拟世界的社交互动,其中包括语音聊天、消息应用与头像等。

三层共同创造了该虚拟世界的完整体验。 Decentraland还管理这个世界内的支付流。

顺便说一句,鉴于Decentraland 采用点对点架构,有时会出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Mendez 指出,当Decentraland 的NFT API出现故障时有人就可能会出糗。不是整个系统都出现故障,而是一部分用户传播 404 错误。因为找不到自己的“服饰”,这帮人会以不穿衣服的面目出现。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 的NFT API出现故障时有人就可能会出糗

代币

MANA 是Decentraland这个世界的代币。在 ICO 时,代币的供应量略高于 28 亿枚。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数量已减少到略低于22亿枚。这种减少是因为Decentraland 的经济机制。因为用户购买 LAND、注册新名字或购买收藏品时,都会消耗一定比例的 MANA。

随着 MANA 供应量的减少,理论上这种代币应该变得更有价值。尤其是,如果Decentraland可以让 MANA 变得更有用,丰富它的消费和赚取方式的话。

除了作为交易手段外,MANA 还是一种治理型代币(governance token)。LAND 或 MANA 的持有者可以通过 Decentraland 的DAO来参与管理,决定该项目的方向。

DAO

2020 年初,Decentraland 实现了自己最初的目标之一——把项目的控制权移交给自己的社区。他们先是成立了一个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然后把控制 LAND、服饰、交易市场等的重要智能合约移交给该DAO进行管理。如果那些东西要改,那是因为社区投票通过做出的决定,而不是某个开发者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作为权力交接的一部分, Decentraland 的创始人现在已经后撤了一步。虽然那份白皮书是Araoz和Jardi共同撰写的,但两人都没有继续以全职的身份参与该项目。相反,Decentraland主要靠 Ari Meilich和 Esteban Ordano 的领导。从 2020 年 4 月开始,两人均转为担任顾问职务。大约在同一时间内, Meilich似乎已经开始去做一个加密货币的 MMPORG,《Big Time》。两人的退出,不管这是他人的感受还是确实如此,反正引起了元宇宙的投资者 Andrew Steinwold的警惕:

一个项目但凡有创始人离开,我就没法看好,因为你需要愿景家来把某些东西变为现实,然后变成主流……我们现在还处在元宇宙很早的阶段,所以需要创始人扎根在项目上。

为了填补创始团队离开要职留下的空白, Decentraland找到了 Agustin Ferreira。他不仅与Voltaire House的很多早期人员是朋友,而且在项目的早期就为这个项目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现在,他和COO Justin Edwards 以及 CTO Agustin Mendez领导着这个基金会。跟 Ferreira 一样,Mendez 跟Decentraland的关系也可以追溯到很早, 2018 年至 2019 年期间他曾全职做这个项目。

Esteban Ordano 所扮演的角色似乎也还远没有结束。当我问他为什么要退居幕后时,他回答道:

初创企业往往会让创业者付出很大的代价。我希望确保Decentraland是“给人类的恩赐”:仅仅因为你可以做点什么并不意味着应该做。经过几个月基本上属于离线的时间之后,我认为世界需要更多像Decentraland这样开放信息网络的例子,所以我开始更深入参与到社区之中,想看看怎么/在哪里可以提供更多帮助。

Decentraland或许已经实现了完美过渡,引入了新鲜血液,同时为项目最初的架构师之一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可以重新焕发活力。

尽管现在还处在早期阶段,但Decentraland的社区对这次转变似乎是买账的。项目的快照页面显示,目前Decentraland有 8840 名会员,超过了Yearn、Polygon、The Graph 与 Compound等热门项目。截至本文撰写时,有有 50 多项提案处于活跃状态,所涉事务既有重大决策,也有鸡毛蒜皮。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Snapshot

关键在于,MANA 价格的上涨让 Decentraland DAO 得以用全新的水平去投资自己的社区。DAO在成立之初即被授予了 2.22 亿枚 MANA。2021 年初时,这笔资产的价值为 1.665 亿美元;现在已经涨到约 6.5 亿美元。他们将真金白银投入到社区行动之中。这些资金用得如何,时间会证明的。

价值:为虚拟领域定价

去年NFT 市场的炙手可热,迫使投资者和评论员对估值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画出来的一块石头该如何评估其潜在的升值空间? 2025 年数字猴的市场行情又会如何?

任何把这场运动当真的人(并不是所有人)可能都得放弃自己的 DCF(现金流量贴现)模型,并把注意力放在社会信号、模拟的价值以及社区的力量上。这一切都说明,给NFT(不管是个人资料图片还是数字地块)定价的任何企图,都会让人感到荒谬不经或不够严谨。在很多情况下,对支撑它们的平台进行估值也是如此。

尽管如此,我们仍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Decentraland 的价值及其所创造的世界放在背景下考虑。

Decentraland与Roblox

简要概括,在撰写本文时, Decentraland的市值为 65 亿美元,注册账户超过 800000,去年 12 月的MAU为 465000。过去 30 天的时间里, Decentraland 的交易市场经手的GMV为 1500 万美元,收取了约 38 万美元的费用,销售收入比率乘数为 1425 倍。值得注意的是,上个月的个个体市场交易对手的数量也很少,独立买家只有 458 个,卖家只有 178 个。

不妨拿上市公司里面最好的比较对象Roblox跟Decentraland比较一下。根据最新季报,这个web2 虚拟世界游戏的市值为 490 亿美元,年化收入为 24 亿美元。季度收入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销售收入比率乘数约为 20 倍。  2021 年第三季度,Roblox 的日活用户数达到了 4700 万。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Decentraland与Roblox的指标对比

这种对比好吗?过度解读就太简单了。它没有考虑到Decentraland 的增长更快,也没有考虑到 DAO 的金库里面还有 6.5 亿美元。不过,这种对比也不是一无是处。从按收入估值的角度来看,很显然,投资者为 web3 世界开出了溢价。

我交谈过的消息人士不止一个或明或暗地表示,他们认为Decentraland被高估了。有位大地主表达了要转移部分资产的愿望,而一位元宇宙投资者兼专家则表示, Decentraland的这股热潮大部分是由“婴儿潮一代”所推动的。“土地”这个概念很清晰易懂,他们想据为己有。尽管对这个领域持乐观态度,但该消息人士也承认,虚拟世界“在变得真正有趣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爱荷华的农田

有些人则不认同,其中最坚定的是Metaverse Group 和 GDA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Michael Gord。Metaverse Group是 Tokens.com 的子公司,这家虚拟房地产的投资者也是Decentraland最大的开发商之一。该公司因为完成了史上最昂贵的“元宇宙土地收购”而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去年 11 月, Gord 的团队以总计 618000枚 MANA 的价格拿下了Decentraland的Fashion Street 116 块地。消息公布时,地块总值相当于 243 万美元。对Gord来说,这次土地收购是明摆着要干的事:

目前, Decentraland的土地价值约为爱荷华州农田价值的 5%。我预计住在爱荷华州农田的人数不会呈指数增长。

对于Metaverse Group 的团队来说, Decentraland不仅有机会成为最热门的房地产市场,而且还有机会成为下一个社交网络。还是来自Gord:

Decentraland正在把自己定位为全球用于社交聚会的第一大社交网络……这元宇宙会彻底蚕食掉社交媒体市场,而现在,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的市值可达数千亿美元。我认为这就是Decentraland未来几年应该发展的方向……他们的网络将从每月 500000 到 600000 的活跃用户增长到 6 亿的月活用户。

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呢? Gord给出了一个非正式的时间表,他认为,今年Decentraland将达到 2000 万用户,后年可达到 8 亿用户,也许在 2025 年取得全球的主导地位。

他补充说:“假设我错了,假设要到2030 年。但我认为未来是……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在用元宇宙。”

为了确保这一点,Metaverse Group 正在采取措施,他们在自己的地产上举办活动(包括音乐会),提供独特体验。今年 3 月,该公司将与(管理杜嘉班纳的首个 NFT藏品的)数字交易市场 UNXD 合作举办Decentraland的“时装周”。

Meta 的最大对手 :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下)

UXTD

事实上, Decentraland已经接待过一些大牌。去年 10 月,DJ Deadmau5 就在“Metaverse Festival”里面播放了一段 30 分钟的节目。预期会有更多的名人效仿。

元宇宙商场

这些计划说明了数字土地的价值从何而来。在与纽约大学房地产经济学与市场分析副教授Kevin Clark的交流中,他指出可以通过“商业运营(如零售)或通过出租给零售商的租金来评估收入潜力。”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未来,去租一块 LAND, 用来开数字会议、NFT 店、咨询企业,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活动,这些都将变成司空见惯。当然,为了推动这种商业的发展,地方很重要。正如在现实世界里,如果附近是令人兴奋的地方,房产也会受益于增加的客流量以及Clark 所说的“市场互动”。他补充说,数字财产“毫无疑问会继续存在”。

有朝一日,LAND 的用途或许不仅仅是购买数字商品而已。Aaryaman Vir 是NFT 项目 Ludo Labs 的创始人,他为我介绍了 Boson Protocol。这个去中心化网络为在“元宇宙”购买实物提供支撑。这个项目在Decentraland购买了一处价值 704000 美元的地产,然后把它开发成一个虚拟购物中心。

慢慢地,我们的购物可能会在空间web上进行,用我们身体的复制品来“试穿”连帽衫或运动鞋,然后看看合不合身。这样的购物将是真正的虚实结合,提供实物产品,并附赠虚拟福利——如化身的配饰,或允许进入私人区域。

到头来,怎么给Decentraland估值要看你选择关注的什么。如果看收入,几乎不可能证明市值的合理性。但如果看最近的快速增长,以及未来令人眼花缭乱的可能性,你可能会觉得还有上升的空间。

未来:活跃的前沿

Decentraland并不是唯一的世界建设者。还有别人在追逐转移所提供的赏金,而Meta 则是首当其冲。

Meta

Decentraland该不该担心扎克伯格大军的进军?不过我的消息来源对 web3 的态度一般比较友好,似乎没有人太过担心 Meta 的参与。尽管这家公司声称希望建立一个“开放”的元宇宙,但部分对它是否言行一致表示怀疑。 Meta有那么好心,愿意实现真正的互操作性吗? Esteban Ordano概述了可能导致互操作性难以实现的一些诱因:

对Meta而言,激励跟成为非常开放的平台是不是一致?我不能确定。就算像……显示名字这样的东西都是高度相关的。比方说,我看不出 Facebook 会允许你的化身与你的Decentraland名字放在一起显示,因为你希望确保不同体验之间的一致性,防止别人假冒……互操作性听起来是不错,但我相信,这个问题的难度要超过很多人的意识。在 Facebook 内部,有些人会面临一个答案明摆着的决定:要不要冒丢掉工作的风险,去参与一个牵涉到数百名设计师和工程师的计划,耗上9 个月的时间,把产品的用户体验做得复杂许多,目的就为了能够支持竞争对手的身份系统? (剧透警告:当然不会)

Andrew Steinwold的怀疑更甚:

在平台对心理健康造成的伤害这个问题上,Facebook 已经撒谎了,而且他们把平台建成一个煽风点火的地方,因为这样能增加互动。他们声称自己的“元宇宙”将是开放的,人们可以赚取并拥有资产,但我不相信他们。在追逐权力的过程中他们已经撒了无数次的谎,那为什么突然就能变友好,开始“行善”了呢?

Meta 仍有可能取得成功,并且对表现出一定的友好性。CTOAgustin Mendez 强调了它的“巨大”贡献,指出他们对glTF文件(一种用于显示 3D 模型的开放标准)提供的原生支持。他还把 Meta 的 Oculus 产品称为是“元宇宙的关键”。

最终,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多个获胜者。 Meta 的实例化不太可能满足所有需求。许多其他有趣的项目正在带来新的想法。

叛军

尽管Decentraland在Web3世界,The Sandbox在它身后跟得很紧。作为区块链游戏企业Anca Brands的子公司,Sandbox 似乎表现出了一种稍有不同的精神。一位消息人士说Sandbox的“游戏性”要强于Decentraland ,他们觉得 Decentraland 更像个游乐园。由于 Sandbox 的“Alpha Season 1”已经关闭,暂时没有办法玩,这可能表明产品仍处在生命周期的早期。

那些限制似乎并不能阻止 Sandbox。扎克伯格发布了公司转型的公告后,2020 年冒头的Sandbox也沾光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它的代币SAND的价格就从 0.80 美元左右飙升至 8 美元以上。市值在完全稀释后超过 140 亿美元(流通市值为 43 亿美元)。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它已经超过了Decentraland在OpenSea市场的二级交易量。

Cryptovoxels是另一个拥有忠实用户群的玩家。 Delphi Digital 的创始合伙人,Bitkraft Ventures 加密货币的负责人 Piers Kicks 称,该项目精简的开发团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他几个人也提到了这款产品。 Sfermion的Andrew Steinwold称赞它的地价“更合理”,内容开发功能也不错。当我询问Decentraland 的CTO Mendez,他觉得其他世界里面哪些比较有吸引力时,他回答说:

我比较欣赏CryptoVoxels这个项目,看得出他们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是第一个做出真正可行的东西的。我认为他们在项目中保留了Cypherpunks(密码朋克)的真髓,从我的角度来看,他们没有受任何外界的影响,做了自己认为是最好的事情。

Somnium也有一批铁粉。 Kicks 表示:“这是唯一一个跟 VR 比较接近的加密项目。”虽然也可以在web上访问,但戴上Oculus后Somnium似乎才活跃起来。 Kicks 着重指出了这个虚拟世界的无缝性以及社区的热情。

还有更多的东西在冒头,有的明确定位为游戏,有的则追求多用途。第一类包括 Bright Star Studios 的《Ember Sword》、 Meilich的《Big Time》、《Faraway》以及《Defi Kingdoms》。第二类包括 NFT Oasis、NFT Worlds、Nifty Island,还有按照我们真实的世界地图构建的那些,如《SuperWorld》和《Upland》。每个新项目都可以为构建元宇宙的任务带来新的想法。

开放式设计空间

在我们的讨论当中,Piers Kicks 强调了还存在多少空白。可以探索的设计空间还有多少。土地是不是必须按照我们在现实世界所期望的方式运作,还是可以呈现新的维度?有哪些办法可以为土地开发提供资金支持?

从目前来看,在Decentraland上面买(LAND) 的底价超过了 10000 美元。虽然这是需求旺盛的迹象,但这个价格让许多想投身于这个世界的人打起退堂鼓。不过,为了保持稀缺性, Decentraland不大可能会扩大供应。在新进入者因为买不起而受阻时,许多的老地主又没有利用手上的土地来创造价值。

虚拟世界怎么去解决这个难题?办法之一也许是降低进入门槛,同时仍然让鲸鱼(whale)和老炮能展示自己的地位身份。

比方说,Kicks 提出了“动态土地”可能性,有没有可能做一种在固定点周围移动的地产?地图中心附近那些有价值的位置,也许可以只向开发商和抵押了它的人开放。可以想象,这样一种决定的考虑因素会包括投资资本、访客数量以及持有时间等。按照这种建设方式,项目就可以不断开疆拓土,增加供应,同时奖励财大气粗的人。与此同时,也能减少“死区”数量,避免Decentraland这样的虚拟世界部分地区陷入荒芜。

Kicks 还提到了一个例子,那就是允许用户增加自己地产在虚拟世界地图上的面积。虽然地产的实际面积并不会增加,但他们的那块地会拥有更高的地位,能吸引更多的关注。 Nifty Island 显然正在试验这种机制。

这些维度还有很多的实验方式。比如部分地产渲染成黑白,部分渲染为彩色如何?把一些做成低分辨率一些做成高清呢?如果你的街区会根据某种资产的价格、钱包的活动、社交、时区或任何其他数量的因素而变呢?未来的城市不必像今天的城市那样。地图不是领土,这句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真。

而且还需要金融创新。尽管去中心化金融(DeFi)可以通过抵押(staking)和稳定币实现两位数的利率,但这似乎还没有进入虚拟世界。在我们对 Terra 的研究里,我们注意到了一些新项目的做法,他们提供支付方式让用户买产品,然后通过 Terra 的 Anchor 协议赚取利息。只用付利息,此外无任何费用。

如果在Decentraland也可以做类似的事情呢?与其直接买地(LAND),投资者可以通过 Anchor 抵押他们的 Terra ,然后慢慢一点点地把地买回来。同样,现有的地主可以选择在其现有地产基础上增加质押,从而资助开发、扩张,或者把资金推回到项目本身。

在接下来这几年的时间里,我们应该会看到一波新模式的出现。

后记

Decentraland还算不上繁荣都市。虽然它的资本也许很充足,用户数量在快速增长,但就目前而言,这是一座正在开动的大都市,一个仍在走向成熟的都市。这里术和商业,有经济和治理体系,不过它还没有具备那种生活品质,我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正是它让我们的现实世界充满活力,吸引着我们涌入城市。

诞生Decentraland的那栋房子用了伏尔泰的名字。这位作家曾建议我们“判断一个人,要看他的问题,而不是答案。” 这句话很适合用来评价Ordano 和他的团队所做出来的东西。

但在过去这七年的时间里,很少有人能提出更有趣的问题。有朝一日,也许很快,他们会找到答案的。

本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关于作者: jingzhe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