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比特币怎么买

大厂涌入NFT:在风口上,但害怕被风吹起来

记者 | 司林威“NFT”已经火得发烫。新加坡的海湾呈现出一种迷人的蔚蓝色,但雷鸣(化名)只顾着面前的显示器。作为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一个月前他从北京被喊至新加坡,负责一个重磅项目——为公司设计一套NFT。尽管雷鸣设计经验极为丰富,但还是第一次接到NFT相关的需求。作为设计岗,此时的雷鸣其实还不太明白“NFT”到底是什么,只知道最早是跟区块链相关。但加班加点赶工一个月后,他只剩一句感叹:“这东西实在太火了。”但负责风控业务的晓磊(化名)则是另一番感受,和业务线行事风格不同,他需要更多考虑NFT会为公司埋下怎样的隐患。晓磊表示,在感受到NFT火爆的同时,他的心底感受更多的是担忧。在监管政策还不明确的当下,他只能一遍遍在开会时提醒业务线的同事,谨慎行事,并提前做好风控措施。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蚂蚁集团、腾讯、京东、百度、网易、B站这几家头部互联网大厂已经全部进入了NFT领域。在跌宕起伏的2021年里,NFT悄然成为巨头扎堆的新赛道。但这到底是一条有商业闭环的新风口,亦或是昙花一现的虚无泡沫,目前无人知晓。和所有新事物一样,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NFT是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严格意义上来说,NFT是区块链技术的衍生应用之一。大约在2017年,它诞生于世界上最大的区块链生态以太坊。当时,以太坊网络在升级时,有人提出了一个新提案“ERC-721”,这个协议可以让每一个区块链网络中的代币都具有独特的区块链哈希值,从而使得每一枚代币都具有唯一性,于是,“Non-Fungible Tokens”出现了,它的中文译名有很多,“非同质化代币”“、不可互替通证”等等。在中文语境内,可以理解为数字内容提供唯一性和所有权凭证的工具。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总结NFT,那就是“NFT用计算机语言实现了数字内容的稀缺性”。2021年,NFT在全球出圈,成为区块链技术最出圈的应用之一。而这一点,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不光是圈外人,连全球最大的区块链生态以太坊的创始人Vtalik都承认自己忽视了NFT的成长。2021年3月11日,有人认为这一天应被载入艺术史。当日佳士得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拍卖了加密艺术家Beeple的画作,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因此一跃就成为在世艺术家画作拍卖榜的前三名,而这幅画的最特殊之处就在于,它是一枚NFT。这成了NFT在全球第一个出圈时刻。此后,媒体界的《时代》杂志发行了新闻类的NFT,文娱巨头迪士尼发布了蜘蛛侠IP的NFT,连时尚巨头路易·威登也在庆祝成立百年时将NFT作为彩蛋之一放入了纪念活动。NFT开始火遍全球,并占领人们社交媒体的头像。掀起第二波热潮的是头像类NFT,人们发现社交媒体的头像是一个天然展示的橱窗,且具有最直接的社交效果,于是以“Cryptopunks(加密朋克)”和“BYAC(丧猴)”为代表的头像NFT在全球又刷了一波眼球,前者是10000张像素风格的奇怪头像,后者则是一堆看起来丑丑的猴子。此时,全球各大名人与KOL也开始加入这个大潮,从美国传奇说唱歌手姆爷(Eminem)到NBA巨星斯蒂芬·库里,各路明星花费数十万美元不等,把自己的头像改成了NFT图片。等风吹到华语乐坛,周杰伦、林俊杰、潘玮柏也都成了“NFT”的持有者。直到今天,如果你仔细留意,会发现不少潮男潮女的微信头像也变成了一只丑丑的猴子,NFT逐渐从一种技术扩展成了道金斯口中的“迷因”,一种能自我复制与转播的文化因子。国内的大厂自然不会错过这一波风潮,2021年第一个吃螃蟹的是蚂蚁集团。蚂蚁集团在区块链领域深耕多年,在旗下区块链网络蚂蚁链的支持下。6月23日,支付宝发行了一批“NFT”版付款码皮肤,每款NFT限量8000份,售价为10支付宝积分+9.9元,每日分两批抢购。活动一发出,发售的NFT就被一抢而空。而随着活动热度的攀升,闲鱼等二手平台上出现了天价买卖NFT的现象,连黄牛都开始进入,并直接在闲鱼发帖:“高价回收支付宝NFT 敦煌美术研究所NFT编号0001或者6666的,十万一张,其他编号500一张。”而网传截图显示,闲鱼同款NFT最高标价已到150万元。第二天,闲鱼官方迅速下架了所有NFT商品,蚂蚁集团也发出官方通告强调不会给予任何炒作空间。但NFT所产生的巨大能量,着实出乎了所有人意料。蚂蚁集团试水,腾讯迅速跟上。和蚂蚁集团较为整齐划一的风格不一,腾讯的布局还是遵循着阿米巴策略,鼓励内部团队进行创新。8月附近,来自腾讯内部的两只团队都放出即将推出NFT的消息。7月30日,QQ音乐称将推出NFT加密艺术品服务“TME数字藏品”,向用户发行虚拟的收藏品,开启内测,后续该项平台技术或将在TME内各家产品中同步上线。8月2日,号称国内首个NFT交易平台的“幻核”正式上线APP,该产品正出自腾讯PCG事业群。从当下来看,幻核的布局更快,其推出的首个NFT收藏品基于知名视频访谈节目《十三邀》,名为“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总数量为300枚,售价18元人民币,开售时也是瞬间售罄。QQ音乐紧随其后,8月9日,QQ音乐上线了首只音乐数字藏品——胡彦斌二十周年黑胶NFT《和尚》。该专辑限量发售2001张,发售前预约人数超过了4万。显然,不仅仅是用户和藏家,包括开发者和创作者在内,很多人都低估了NFT的魅力。三个月后,来自PCG的年轻团队幻核操刀了腾讯23周年司庆仅为内部员工发放的NFT藏品,国人最为熟悉的企鹅形象加入了NFT大潮,72000名腾讯员工里,绝大多数人收获了人生第一枚NFT。随着两大巨头的入场,互联网大厂都纷纷发力。在蚂蚁集团的鼎力支持下,天猫、淘宝的数字藏品活动接连不断。到了12月,京东APP上终于出现了数字藏品,12月17日,界面新闻获悉,京东旗下NFT发行平台“灵稀”已上线京东APP中的小程序,首批以京东吉祥物“Joy”为设计原型的NFT开售就迅速售罄。另一边,在12月6日被爆出正在测试区块链场景的B站在一个月后就推出了一批头像类NFT,据悉,该系列头像并不售卖,用户需要报名,条件是B站用户等级达到6级,且2021全年每日使用哔哩哔哩的用户,总量2233个。而动作稍慢一步的网易除了早先旗下游戏《永劫无间》发行了NFT外,旗下网易星球也在2021年下半年开始招聘NFT平台搭建的相关人才。当前最新版本的网易星球APP内页中也已经出现了数字藏品的介绍。一位网易星球的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网易星球数字藏品平台是其元宇宙业务的基础场景之一,为IP方提供数字藏品的合约铸造、产品营销、用户管理等整套的品牌解决方案。也为藏家提供了数字藏品的二次创作、兑换、购买、赠送,及收藏分享等服务。而即将上线的数字藏品包含:随机盲盒、趣味视频、3D模型等类型,内容本身都是精选。国内大厂的跑步入场,为NFT的火热又增添了一分新意。但大厂火热试水NFT的背后,却藏着几分如履薄冰的小心。一位QQ音乐的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关于NFT业务,团队内部也有过几番犹豫,并不太敢过多尝试。大厂在发布NFT之后,首先做的是就是更名。10月23日,界面新闻获悉,支付宝小程序“蚂蚁粉丝粒”及腾讯旗下NFT发行平台“幻核”内页中,“NFT”字样全部消失,改为“数字藏品”。同时,平台内部对于NFT字样进行删减后,关于数字藏品的定义和介绍也全部进行了更新,特别强调与虚拟货币的不同,只保留了区块链技术对其稀缺性的赋予。这次更名较为突然,更名时并无预告,至今也未有一个明确说法。但此后再进场的互联网大厂,包括京东、B站、网易、小红书在内的平台,都强调自身是数字藏品,很少再见到NFT字样,在介绍相关产品时也纷纷强调其与虚拟货币的不同。第二个就是掐死二级交易,由于我国对于虚拟货币的严监管,2021年多部门对虚拟货币挖矿与交易进行了清退和禁止,而NFT本身也具有代币属性,处于十分尴尬的位置。于是国内大厂选择将其金融属性进行屏蔽,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禁止二级交易。自6月支付宝上线NFT时,其炒作热度就使得开发团队有一定担忧,随后闲鱼的迅速下架就熄灭了很多炒作者的贪心。但闲鱼的动作只是“治标”,根还在“能否交易”上,这是其金融属性的根本。所以大厂们开始从这方面入手。一位未具名的大厂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由于NFT炒作的关键就在交易上,所以不开放交易成为合规的前提,而国内的联盟链也与公链也不一样,并不可以自由交互。所以再经过仔细权衡后,绝不放开二级交易,也就成为国内大厂试水数字藏品的底线。从上线该业务起,蚂蚁集团就在多次回应中都强调拒绝虚拟货币炒作,不支持用户进行交易。但如果不给予藏品流通性,其价值也自然大打折扣。所以权衡之下,蚂蚁集团旗下的数字藏品仅开放转赠功能,且需要持有180天以上,购买者必须通过实名认证,绑定身份信息。如此严格的措施就是为了杜绝相关炒作的风险,而包括腾讯、京东在内的所有大厂都选择了同一策略,第一步只开放购买或领取功能,且必须完成实名认证,并持有一定时间后才陆续开放转赠功能。不管是从NFT改名至“数字藏品”,还是将交易功能屏蔽,推迟上线“转赠”功能,大厂NFT火热售罄的背后,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在这样的情景下,各家对于NFT业务的就出现了一个场景:只做不说。以蚂蚁集团为例,随着起数字藏品业务的蓬勃发展,从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为品牌载体开始升级成“鲸探”,而这是一个独立的APP,目前早已上线各大应用商店,但蚂蚁集团并未对“鲸探”的上线进行大幅宣传。京东也是一样,其数字藏品业务“灵稀”需要用户在搜索框中进行索引才可进入。B站则是由一个新注册的官方账号在动态中发布信息,小红书也是如此。不难看出,各家都将藏品的入口交互设置地不太显眼,除了NFT本身并非核心业务外,也隐含着一层低调做事的含义。出于对监管的担忧,且由于NFT相关新业务的敏感性,大厂们默契地选择了缄默不语,包括腾讯、京东、B站,都不太想在2021年的大环境中谈论该业务,除了必要的回应外,大厂们并未投入多少宣传资源。Nonfungible数据显示,最新一周NFT全球的交易额达到了5.44亿美元左右,NFT的平均交易价格达到约2400美元/枚。同时,由YC孵化,目前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估值已经来到130亿美元,而这只是一家创立五年的小型公司。而据dappradar数据显示,OpenSea交易总额已突破2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但这些NFT交易几乎全部发生在公有区块链网络中,对国内大厂来说,市场规模和估值仅有字面上的参考意义,而无战略上的帮助。而国内的数字藏品起步更晚,目前还没有完整的市场统计数据。其实从商业闭环来看,数字藏品的发展逻辑并无问题,以区块链技术+文创IP结合是目前国内的核心玩法,其中发行方提供IP资源,发行平台提供技术支持,藏家为此付费。而目前国内很多具备区块链技术开发实力的大厂如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本身还拥有海量IP资源,能直接兼顾发行方与技术支持的角色,而数字藏品业务最大的特点是能产生一定现金流。但决定国内NFT最大的命题在于其发展是否能够合规化,由于自带金融属性,监管才是一切的核心。专注于国内NFT合规化落地的BSN发展联盟常务理事、红枣科技CEO何亦凡告诉界面新闻,国内NFT的发展关键是看发行方如何对NFT的属性进行把控,如果定义成证券,不管是欧美还是国内,涉及到金融属性,都必将会对此进行强监管。如果定义成虚拟商品,则以虚拟商品运行的规则发展,“同时还要看金融风险防范措施是否到位。”何亦凡补充道。那么如何在全球NFT市场大爆发的背景下,寻找到走出合规化之路,或许是国内大厂数字藏品的生存之道。

关于作者: jingzhe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